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特区总站免费资料大全 > 正文

疆界叙事与空间论述-国立中山大学外国语文学系PDF

  1. 添加时间:2019-10-04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疆界敘事與空間論述 boundary narrative and spatial discourse 張錦忠 ‧熊婷惠 (編 ) 國立中山大學人文研究中心 離散/現代性研究室 Center for the Humanities, NSYSU Diaspora |Modernity 疆界敘事與空間論述 Boundary Narrative and Spatial Discourse 張錦忠與熊婷惠(編) Edited by Tee Kim Tong and Hsiung Ting-hui 校對:葉倩廷 Proofreader:Yeh Chien-ting 2016 年 4 月初版一刷 國立中山大學人文研究中心 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系離散/現代性研究室 台灣.高雄市蓮海路70 號 886-7-5252000#3241 /DiasporaModernity First published April 2016 by Unit of Diaspora/Modernity Research and by Center for the Humanities National Sun Yat-sen University 70 Lien-hai Road, Kaohsiung 80424 TAIWAN 本書版權所有2016 國立中山大學人文研究中心 論文版權所有諸論文作者 封面影像版權所有熊婷惠 All rights reserved 平裝 開本:158x224 1/25 印張:9 字數:170800 印數:1-300 本書在臺灣印刷 Printed and bound in Taiwan 新王牌彩色印刷承印 臺灣 .高雄市 807 三民區安東街 163 號 886-7-3112250 ISBN 978-986-04-8280-5 (pbk) CIP 資料見書末 目 次 vii ︱序 言 ╱李有成 ix ︱鳴 謝 01 張錦︱ 忠 緒論:此時此地──從離散論述到空間詩學 卷壹◎疆界與邊界 11 ︱洪敏秀 移動的疆界:羅倫絲與陌異書寫 37 ︱劉芳礽 崔維新《紙影:唐人街的童年時光》的記憶與再現 55 ︱熊婷惠 華語(語系)電影?:以邱金海之《伴我行》思考華語語系邊界 卷貳◎空間與身份 83 ︱廖培真 南亞族群聚居區的認同政治:高泰姆 .麥卡尼 《倫敦地下少年》中身份真實性和多元文化主義的爭議 109 張淑麗︱ 超人神話、平民英雄與例外的例外 : 麥可.謝朋的《卡瓦利與克雷的神奇冒險》 127 ︱陳福仁 領養的個人敘事 :母親的聲音 卷參◎地方與地方感性 153 ︱李祁芳 倫敦人看世界 1598-1604 : 《英國人是我的選擇》中之「地方」塑造 183 張錦忠︱ 變易與交易 :亞美詩人陳文平作品中的文化屬性與地方感性 203 ︱高嘉謙 南溟、離散、地方感:楊雲史與使節漢詩 239 ︱熊婷惠 編後話 241 ︱論文作者簡介 245 ︱索 引 倫敦人看世界 1598-1604 《英國人是我的選擇》中之「地方」塑造 李祁芳 〈倫敦人看世界1598-1604 〉是國立中山大學人文研究中心《疆界 敘事與空間論述》之子計畫,研究背景是伊麗莎白時期的英格蘭 (1558-1603) ,研究目的乃考究英格蘭/英國在國家轉型的關鍵時刻,倫 敦人在因應政治、經濟、文化衝擊時,對於國家與地方不同面向的回應 與反省。英格蘭在十六世紀下半葉大航海時代的政經史中,進入帝國主 義與早期資本主義擴張、國家與城市意識興起的年代。在政治上,英格 蘭必須面對歐洲國家複雜的政治競合,企圖在大國的夾縫中立足。在宗 教上,英格蘭與羅馬天主教切割後,必須藉由奠定英王同時為英國國教 與國家之領袖,來推動自身的宗教與政治自主性。在歷史上,英格蘭不 斷反省自己在古典、中古時期的國家定位,開始以英文書寫英國史,並 建立地方誌。在文化上,英格蘭因為面對強勢的歐洲文化傳統與語言, 在審視自己的文化內涵時,亦開始建立以英格蘭為文化主體的國家特色 與圖像。舉例來說,威廉 .卡姆登(William Camden 1551-1623)記載不列 顛古代風俗制度的著作《大不列顛志》(Britannia, 1586)與《英國年鑑》 (Annales 1597-)的問世、拉斐爾 .霍林斯赫德(Raphael Holinshed) 《英格 蘭、蘇格蘭和愛爾蘭編年史》(Chronicles of England, Scotland, and Ireland 1586)的出版、莎士比亞戲劇中英國史的上演(1590-1603) 、本土作 家《喬叟全集》的出版與再版(1571, 1598, 1602) 、克里斯托弗.薩克斯 154 □ 李祁芳 頓(Christopher Saxton) 與約翰 .諾登(John Norden) 英國地圖的發行 (1579-) 、甚至是平民史家約翰.史鐸(John Stow 1525-1605) 《英史》 (Chronicles of Britain 1565-)與《倫敦志》(A Survey of London , 1598)的問 世,對於在印刷史上邁入知識機械化生產的英格蘭而言,都是在面對歐 洲他者時,為了彰顯國家與地方所出版的指標性著作。 伊麗莎白執政的最後十年間,英格蘭在各文化層面也歷經急遽的變 化與整合。倫敦人在企圖繪製自己的政治地圖時,從世界看到地方,從 歐洲看到邊陲的自己。他們在思考歐洲大陸文明價值以及與強權競爭新 世界資源之際,不斷檢討自身在世界版圖中的當代性與文化歸屬。在嘗 試理解「世界」為何與成為帝國的條件之際,更是積極參與歐洲事務, 將自己由小國轉型成泱泱大國,以開拓在新世界地區的貿易與殖民空 間。這一五九八至一六○四年間,英格蘭人在面對歐洲時,不斷思考所 居住的世界,特別是關於我們和他們 的議題,國家 和城市的關係,以及 海外帝國與小國崛起的必要性。也因此,在這六年當中,倫敦人與世界 的關係,不斷地被賦予新定義。倫敦人這種敏銳的政治、文化自覺不僅 反映在倫敦出版的官史與民史,也投射在文學戲劇作品中對自我與他者 的建構與想像。 在此立體的歷史架構下,本論文試圖以歷史學的視野,從史料、地 圖、地方誌、以及以城市空間為主題的城市喜劇著手,探討一五九八至 一六○四年倫敦人看世界的角度、對於「英國本位主義」(Englishness) 的建構,以及對於「外來風」(foreignness)的抗拒、批判與吸收,希圖 重構一個近代早期倫敦人閱讀國家/城市的歷史圖像。本篇論文的焦點 是以移民為背景的新興文類「城市喜劇」,以威廉 .霍頓(William Haughton)的作品《英國人是我的選擇》(Englishmen for My Money, 1598) 為例,並以史鐸的《倫敦志》為該劇之戲劇地圖,來審視劇中的倫敦人、 經濟移民與歸化者,在面對變動中的世界時,所產生的文化假設、抉擇 與歸屬。本研究之學術貢獻乃提出新的文史深層論述,企圖建立一個城 與界、本與異的對話橋樑,藉此透過英格蘭的崛起,來思考吾人在面為 變動中的世界時所因應的挑戰。 倫敦人看世界 □ 155 壹、十六世紀之「變」與「動」:英格蘭面對歐洲帝國之競合 十六世紀初期的英格蘭在亨利八世在位期間(1509-1558) ,在歐洲人 眼中只是個位於歐洲邊陲之蕞爾島國,不僅政治弱勢、宗教反骨、無海 上經貿條件、文化上更是毫無影響力。當亨利八世繼位時,全國人口不 到三百萬,倫敦地區也只是個五萬人左右的小鎮(Wrigley and Schofield 26, 32) 。軍事上,亨利七世只留給亨利八世十五艘船艦,也就是說,英 格蘭在當時並非是個有正規海軍體制的海權國家(Childs 10-56; Moorhouse 105-19) 。也因此,亨利八世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僅是保守地守 住英格蘭的領土、防禦北方的蘇格蘭,並且收復在上世紀英法百年戰爭 中所失去的法國領土。由於法國與蘇格蘭時常結盟抗英,其勢力比英格 蘭強大,亨利八世自知自己毫無能力同時對抗法蘇,而娶西班牙國王阿 拉貢的斐迪南二世(Ferdinand II of Aragon) 之女凱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為妻,藉英西聯姻以制法國(Starkey 11-14, 24-26) 。 在英吉利海峽的兩邊,無論是在歐洲大陸或是海洋,世界的主角是 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 Dynasty)所統治的神聖羅馬帝國、西班牙,以及 稱霸中亞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Ottoman Empire) 。其中,神聖羅馬帝國 的勢力最龐大,因為,如班哲明.柯帝斯(Benjamin Curtis)的研究指出, 哈布斯堡王朝的查理五世(Charles V)不僅統治了德國、匈牙利與波希米 亞地區 ,還統一了西班牙(1516-1556) 。在一五三○至一五五六年間,查 理五世更同時統治法國勃艮第(Burgundy) 、荷蘭與義大利南部。查理五 世一五五六年退位後,將西班牙交給兒子菲利普二世(Philip II of Spain) 治理,直到一五九八年為止。菲利普二世繼位時,不僅繼承了查理五世 所鞏固的江山,還與英格蘭的瑪麗一世(Mary I of England ,又名瑪麗 . 都鐸[Mary Tudor] ,1516-1558)成婚,順理成章地成為英格蘭的共同君主 (1554-1558) 。他再藉由聯姻政治之地利之便,控管西班牙的荷蘭屬地。 西班牙在菲利普二世的領導下,與神聖羅馬帝國等諸國成立天主教神聖 聯盟(Catholic Holy League) ,多次聯手對抗屢屢侵犯邊境的鄂圖曼土耳 其人。他更趁法國宗教戰爭內鬥之際(French Wars of Religion , 1562-1598) ,勵精圖治擴張海內外領土,並於一五八○年統一葡萄牙, 156 □ 李祁芳 成為葡萄牙國王。如此,菲利普二世順理成章的接管了葡萄牙的艦隊, 從此,西葡的海上聯軍所向披靡。此外,菲利普二世還接管了所有葡萄 牙的海外殖民地和資源,包括非洲、巴西、印度和有香料羣島之美名的 摩鹿加羣島(the Moluccas) ,成為海上霸主(Curtis 55-82, 84-106) 。他的成 就,替十六世紀的西班牙贏得日不落國之稱號。他的帝國勢力,不是早 期的英格蘭敢望其項背的。 十六世紀中亞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以下簡稱鄂國)在蘇丹王塞利 姆一世(Selim I 1512-1520)與蘇萊曼大帝(Suleiman the Magnificent 1520-1566)的長期治理下,也趁勢崛起。鄂國領土不斷地往地中海、非 洲及中亞地區擴張,因此威脅到神聖羅馬帝國(Kinross 21-80) 。在十五 與十六世紀 ,被基督徒視為「來自東方的魔鬼」(Devils from the East)的 土耳其海盜(Hentsch 86) ,對神聖羅馬帝國而言,不管是信仰或是政治, 仿若芒刺在背,因此,歷史學者約希姆 .惠立(Joachim Whaley)指出, 神聖羅馬帝國的歷任皇帝 (查理五世、斐迪南一世、馬克西米連一世和 魯道夫一世)首要的外交政策就是要遏制鄂國的擴大(Whaley 24, 31-38, 54-55, 68-73, 87, 113-16, 124, 151, 164, 178, 218) 。但是鄂國的塞利姆一 世卻逕行越過歐洲大陸,在埃及建立鄂國政權,鄂國船艦更是航向紅 海。一五二○至一五六六年間,蘇萊曼大帝的勢力不斷西進:他在一五 二一年佔領貝爾格萊德(Belgrade) 、在「鄂匈戰爭」中(Ottoman-Hungarian Wars)征服了匈牙利王國的中南部地區,並且在一五二六年匈牙利境內 (西部除外)以及其他中歐地區建立鄂圖曼土耳其政權。蘇萊曼大帝雖 然在一五二九與一五三二年進攻神聖羅馬帝國首都維也納失利,但是卻 順勢讓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 、瓦拉幾亞和(Wallachia)與摩爾達維 亞(Moldavia)成為鄂國的附庸國。在歐亞交界處,鄂圖曼土耳其人在一 五三五年從波斯人手中搶走巴格達,隨後在一五三八年擊敗西班牙-威 尼斯艦隊,取得了控制美索不達米亞和進入波斯灣的海權。由於鄂國長 期獨佔歐洲和亞洲之間的主要陸路貿易通道,經濟得以蓬勃發展。蘇萊 曼大帝的輝煌時代,標誌著鄂國的頂峰,帝國人口總計約一千六百萬 人,領土橫越三大洲,是個名符其實有主導地位的海權國家,控制大部 倫敦人看世界 □ 157 分的地中海航道(Whaley 50, 379-81, 582-88) 。 十六世紀中葉,當亨利八世只能在邊陲守穩疆土,歐洲三列強的首 要目標則是在重劃新舊世界的國家版圖、企圖爭相操控義大利那不勒 斯、米蘭和威尼斯地區的貿易資源,以便控制通往威尼斯以東的貿易路 線,並尋找新世界的殖民地。由於國與國不斷地競合,三強權與法國發 生了長達六十五年的「哈布斯堡-瓦洛戰爭」(Habsburg-Valois Wars 1494-1559) ,這些戰爭導致義大利文藝復興走向滅亡,因此又稱「義大 利戰爭」(Italian Wars)(Mallett 1-6) 。在戰爭中,神聖羅馬帝國的盟軍是 西班牙,鄂國的盟軍是法國以及亟欲擺脫鄂國威脅的威尼斯共和國。英 格蘭這個小國當然不是歐陸四國外交政策下的首要目標或敵人。亨利八 世在歐洲政治深闇自己的位置,自知英國沒有能力得罪任何一方,在早 期的外交上採中立政策,以避免捲入兩面不討好的耗戰(Mallett 130, 141, 150-51, 233) 。 不過,亨利八世早期的中立策略在一五二九年宣告瓦解,因為凱瑟 琳無法替亨利八世生子嗣,亨利與凱瑟琳的離婚決定,惹怒了凱瑟琳的 侄子,也就是神聖羅馬皇帝查理五世(同時也是西班牙的統治者)。他 不滿亨利的決定,因為這將嚴重影響英西關係,但是查理五世忙於平定 鄂圖曼土耳其人的侵犯,不得不暫時冷處理與亨利八世間的緊張關係 (Starkey 208-94) 。此時的亨利八世知道查理五世和法王弗朗西斯一世 (Francois I)是世仇,確定查理五世絕不可能借道法國攻擊小國英格蘭。 一五三四年後,亨利八世擅用法、西的恐怖平衡策略,成功地避免英格 蘭與神聖羅馬帝國以及與法國的對立,用冷關係來換取英格蘭的安全 (Starkey and Doran 60-73) 。亨利八世雖與凱瑟琳離婚,他在歷史情感上 一直是親西仇法 ,在一五二一至一五二六、一五四二至一五四六、一五 五七至一五五九年間的義大利戰爭中,三次選擇性的派兵加入西班牙、 教廷與神聖羅馬帝國的聯盟,以抗衡法國(Starkey and Doran 84, 105) 。 1 導致英格蘭成為一個處處受制 亨利八世死後仍無子嗣繼承王位, 1. 亨利八世的獨子愛德華六世(Edward VI 1537-1553)在十六歲時去世。他在位期間 只有六年(1547-1553) 。 158 □ 李祁芳 於歐洲婚姻聯盟的被動政體 。再加上英格蘭在亨利八世的「宗教改革」 下(Religious Reformation 1529-1537) ,國內有兩派宗教意見(天主教與 2 使得亨利死後之三任女王陷入政治四面楚歌的狀態。英 新教)傾軋 , 格蘭的瑪麗一世(1516-1558) 、蘇格蘭的瑪麗一世(Mary I of Scotland ,又 名瑪麗 .斯圖亞特[Mary Stuart] ,1542-1587)與伊麗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33-1603)都各有主張與政治盤算。英格蘭的瑪麗一世一五五四年繼位 後,嫁給菲利普二世,以延續父親的英西結盟。他們的結合(1554-1558) 意味著西歐勢力的重整。而蘇格蘭的瑪麗一世,則沿續多年蘇法的歷史 3 嫁給法王弗朗西斯二世(Francois II) ,在為期二年又二百二 血緣基礎 , 十五天的婚姻中(1558-1560) ,她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法國王后。但再精密 的盤算也逃不掉命運的安排,由於英格蘭的天主教徒瑪麗一世和菲利普 二世沒有子嗣,在瑪麗被同父異母的胞妹伊麗莎白一世處死後,儘管菲 利普二世明知自己與新教徒伊麗莎白的信仰不同,基於現實考量,他仍 向伊麗莎白求婚,企圖以第二次的英西婚盟,來制衡蘇格蘭與法國的締 盟關係 。誠如歷史學者柯林.潘吉爾(Colin Pendrill)所觀察,如果與伊 麗莎白結盟成功,雙方都有既得利益:西班牙可利用伊麗莎白來監控法 國的宗教戰爭與西班牙的荷蘭屬地,而伊麗莎白則可利用西班牙監控與 蘇格蘭友好的法國吉斯家族(Guise Dynasty)(Pendrill 102-103) 。然而,年 輕的新教徒伊麗莎白不想成為西國附庸,且英國人民厭惡有優越感的西 班牙,伊麗莎白在一五五九年婉謝了菲利普二世的求婚。一五五九至一 五六七年間,儘管英西宗教分歧,他們之間仍保持相敬如賓的盟友關係。 而法國自從弗朗西斯二世突然因病去世(1560) 、蘇格蘭的瑪麗一世 因此改嫁族人亨利 .斯圖亞特(Henry Stuart)之後(1565) ,英法關係隨即 生變。一五七○至一五八一年間,法國瓦盧瓦家族(Valois Family)的兩位 王子亨利.安茹公爵(Henry, Duke of Anjou 1551-1589)與法蘭西斯.阿朗 2 . 見埃蒙·達菲(Eamon Duffy)之著作 Saints, Sacrilege and Sedition: Religion and Conflict in Tudor Reformations (London: Bloomsbury Continuum, 2014) ,結合了作者 先前已出版與未出版的文章,是研究都鐸時期宗教史的代表作。 3. 瑪麗 .斯圖亞特之父母分別是蘇格蘭的詹姆士五世(James V of Scotland)與法國吉 斯家族的瑪麗(Mary of Guise) 。 倫敦人看世界 □ 159 松與安茹公爵(Francis, Duke of Anjou and Alençon 1555-1584)陸續向伊 麗莎白求婚,希望藉英之力削弱西班牙。法王的求婚,在歷史學家艾莉 森 .維爾(Alison Weir)眼中,是場政治性十足的「婚姻遊戲」(208) 。樞 密院當然知道英格蘭這顆小棋的局勢,當女王想嫁法王之際,樞密院力 阻,以確保英格蘭不加入歐洲競合之優勢。伊麗莎白從亨利八世所繼承 的不僅是政治中立政策,還有徹底改變英格蘭命運的「宗教改革政策」, 使得伊麗莎白後來得以藉宗教改革之名,擺脫被動主體之命運。 貳、新教、新信仰、新突破 新教的宗教改革對英格蘭的國運有決定性影響,因為歐洲新教徒政 治勢力的整合,不僅幫助英格蘭獨立於歐洲天主教聯盟,還推波助瀾使 英格蘭在十六世紀後期成為歐洲宗教迫害者的避難天堂。自從一五一七 年馬丁 .路德鼓吹宗教改革以來,新教正悄悄削減天主教勢力。新教剛 從德國傳到法國時,弗朗西斯一世一開始採取容忍態度。然而,當新教 徒的貴族信徒在一五三四年公開詆毀天主教望彌撒的儀式時,宗教問題 點燃政治的戰火,弗朗西斯一世認為新教的言論與挑釁將對國家穩定構 成威脅,所以在法國境內處決新教徒的異端邪說(Goubert 92) 。上萬名的 法國新教徒因此逃離法國,最值得注意的是約翰.卡爾文(John Calvin) , 他先移民到巴塞爾(Basel) ,最後於一五三六年定居在日內瓦。卡爾文振 筆疾書地批判天主教的《大公書信》(The Catholic Epistles) 、攻擊天主 4 並且有系統地培訓牧師,讓他們在法國 教固有的腐敗、自滿與頑固 , 宣揚新教,呼籲人們放棄天主教。儘管法國國王亨利二世(Henry II of France)在位期間(1547-1559)對新教徒進行大規模宗教審判,法國改革教 會的勢力卻已逐漸滲透全國。 在宗教迫害的壓力下,法國新教的影響力日益增加。法國新教也逐 漸衍生出一種特殊的政治性,使得越來越多的法國貴族皈依新教,而與 4 . 克爾文對天主教《大公書信》的批判請見 John Calvin’s Commentaries on the Catholic Epistles (/ccel/calvin/calcom45.pdf) ,1 Peter 2:9-10, 59; 2 John 2:24-25, 174; James 1:19-20, 261 。 160 □ 李祁芳 信仰天主教的貴族發生一連串毀滅性衝突。這些不可妥協的衝突演變為 5 戰 長達三十六年的 「宗教戰爭」(French Wars of Religion 1562-1598) 。 爭期間,法國天主教徒與新教徒(由胡格諾家族[Huguenots Family]領導) 間八次大規模的征戰與屠殺,讓法國自顧不暇、元氣大傷,駭人聽聞的 暗殺暴行層出不窮。最慘烈的一次是發生在一五七二年八月二十四日由 天主教徒凱瑟琳 .德 .梅第奇(Catherine de’ Medici)所主導的「聖巴塞洛 繆日大屠殺」(St Bartholomew Day Massacre) 。天主教徒利用慶典期間, 在全國各地無預警地滅絕了新教徒,死傷人數近三萬,甚至波及西葡地 區,使得西班牙與葡萄牙嚴厲執行更大規模的宗教大審判,強迫所有異 教徒,包括回教徒、猶太教徒與新教徒皈依天主教,違者將被行刑或驅 出國境(Knecht 54-69) 。此舉造成一波波的非天主教徒流散到英格蘭、荷 蘭、普魯士、瑞士以及這些國家的海外殖民地避難。這場征戰直到法王 亨利四世(Henry IV of France)在一五九八年通過「南特敕令」(the Edict of Nante)調解了宗教紛爭後,才讓整個法國趨於安定。6 儘管如此,新教 徒在法國是少數,法國的官方宗教仍是羅馬天主教。 當伊麗莎白一世繼位後,必須同時處理政治競合與宗教戰爭兩件大 事。眼看宗教問題分裂英法,她上任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開展亨利八 世的宗教論述,利用「宗教協議」(Religious Settlement)推動她的政治主 權。一五五八年她命令國會再次通過亨利八世在一五三四年已宣讀通過 的「至尊法案」(The Act of Supremacy, 1558) ,繼續承認英格蘭領袖伊麗 莎白一世為英格蘭與英國國教的最高領導人(Supreme Governor of 7 伊麗莎白更命令國會通過另一項最 England and the Anglican Church) 。 8 此 高權威法,稱作「1559 年單一法令」(The Act of Uniformity, 1559) 。 5. 有關法國宗教戰爭的歷史研究,請見法國文藝復興史史學權威Robert Knecht, The French Religious Wars (Wellingborough: Osprey Publishing, 2002) 51 。 6. 請見Bernard Cottret, L’Édit de Nantes 1598: pour en finir avec les guerres de religion (Paris: Perrin, 1997) 。 7. 伊麗莎白一世的「至尊法案」全文請見.uk/aep/Eliz1/1/1/ contents 。 8. 「1559 年單一法令」全文請見/texts/engref/er80.html 。 倫敦人看世界 □ 161 法案完全廢棄教廷權威、任命坎特伯里大主教為聖公會(Anglican Church) 之宗教領導人,同時英格蘭國會再次命令在英境內禱告的所有人,要統 一使用以英文撰寫、以馬丁路德祈禱文(Litany)為範本、並且在基礎神 學、崇拜禮儀等方面都與羅馬天主教儀式迥異的《公禱書》(The Book of Common Prayer) 。 參、新教國家的成立 新教在德國、瑞士、法國、荷蘭、英格蘭與蘇格蘭地區成立改革教 會後,其重整後之勢力,讓英格蘭與荷蘭大膽地突破舊勢力的競合,成 為新教國家。伊麗莎白通過上述兩項法案後,讓先前受天主教徒瑪麗一 世迫害而逃亡到荷蘭、瑞士的強硬派新教徒返回倫敦,他們對新局充滿 期待,自然也對對抗西班牙的荷蘭新教叛軍深感同情。新教勢力的坐大 讓教皇坐立不安,他計劃將伊麗莎白永遠開除教籍(Excommunication of Elizabeth I) 。但菲利普二世勸教宗作罷,因為他認為此舉將會讓歐洲新 教勢力更加鞏固難以催毀。知名歷史學家蘇珊 .多倫(Susan Doran)指 出,這股新教力量若形成,勢必會損害西英的外交關係(53) 。教皇庇護 五世(Pope Pius V)接受菲利浦的建議,因此遲遲沒有開除伊麗莎白女王 之教籍,直到一五七○年,教皇終於忍無可忍頒布了教廷詔書(Papal Bull 9 [Regnans in Excelsis]) , 開除伊麗莎白,宣告她為異端,並警告企圖與 英格蘭結盟的友邦,凡是任何效忠伊麗莎白女王的國家,將會被逐出教 會。此舉無異向歐洲大陸的新教徒宣告,英國是個歡迎新教移民的新教 國家,新教徒都寄望伊麗莎白能夠轟轟烈烈地為新教幹一場大事業,因 此產生了大批的新教徒流散到英格蘭(Nicholls 207-29) 。 教皇的命令使得英西關係生變 ,因為英荷新教勢力開始整合抗西。 荷蘭原是神聖羅馬帝國與西班牙所共同統治的低地地區(Low Countries) 十七聯邦行省之一,由於菲利浦二世殘害新教徒,荷蘭亟欲脫離神聖羅 馬帝國與西班牙的統治。一五六○年拜法國宗教戰爭之賜,荷蘭新教徒 9. 教廷開除英國女王教籍之詔書全文,請見天主教文獻□ 李祁芳 在一五六六年開始反抗羅馬天主教,荷蘭船隻也逕行航向加勒比海與南 美地區,引起西荷「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 1568-1648) ,此役 10 論宗教情感, 又稱「荷蘭獨立戰爭」(the Dutch War of Independence) 。 英格蘭是偏袒荷蘭的,儘管西班牙多次要求英格蘭協助出兵荷蘭平定獨 立抗爭,英格蘭遲遲沒有動作。伊麗莎白從荷蘭獨立運動中看到機會, 想藉地緣之便,藉此機會與荷蘭展開政治與貿易合作。女王授權英格蘭 號稱「海狗」(Sea Dogs)的英國海盜出沒在英吉利海峽,暗中襲擊西班 牙船隻,她更默許由荷蘭領主授權、號稱「海乞丐」的荷蘭海盜(Sea Beggars) ,共同在英吉利海峽洗劫西班牙的黃金船,將貨物運到英國販 賣,因為英荷當下的共同目標是聯手脫離西班牙勢力(Bicheno 29, 103, 377) 。一五八○年英格蘭進一步暗中軍援荷蘭新教徒叛變,致使荷蘭共 和國(The Dutch Republic 1581)的成立,英西從此決裂。 荷蘭獨立前後,英格蘭在一五七○至一六○○年間,趁西班牙與法 國在海外爭奪殖民地之際,積極派法蘭西斯.德瑞克(Francis Drake)探 索新世界,陸續發現並占領格陵蘭島和加拿大(1576-78) 、南太平洋和位 於北卡羅萊納州的羅阿諾克島(Roanoke Island)與維吉尼亞(1584) ,完全 不顧西葡一世紀前瓜分世界時所簽訂的「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Treaty of Tordesillas, 1494)和「薩拉戈薩條約」(Treaty of Zaragoza, 1529) ,而踩 到西班牙的紅線。西班牙因此沒收伊比利亞海上的英船與貨物,英格蘭 則聯合荷蘭掠奪西班牙船隻以彌補其損失。菲利浦二世再也難忍英荷坐 大,因此派無敵艦隊(the Spanish Armada)大舉揮軍進攻英格蘭,目的要 推翻伊麗莎白及消滅新教。英西大戰終於在一五八八年爆發。在軍事配 備與規模上,西班牙與英國完全不成比例。權威歷史學家蘇珊.布里格 頓(Susan Brigden)指出,西班牙有擅於海戰的大型船一百三十艘,其中 包括各式各樣的軍艦及武裝商船,而英格蘭的二百艘船隻皆屬中小型軍 船,所配的槍砲遠比不上西班牙火力強大。可是天助英格蘭,一場颶風 吹散了西班牙的船隻陣勢,西班牙共有六十一艘軍艦毀於不良氣候,死 10. Marjolein ‘t Hart, The Dutch Wars of Independence: Warfare and Commerce in the Netherlands, 1570-1680 (London: Routledge, 2014). 倫敦人看世界 □ 163 於船難的西軍有兩萬多名,無敵艦隊敗給了命運。英格蘭僥倖獲勝,死 11 亡人數僅八千多人,船艦也只有八艘被燒毀(Brigden 290-310) 。 戰後的西班牙國力岌岌可危,因為一五八八至一五九八年間西班牙 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海外探索與殖民,造成軍事過度擴張而必須以債舉 債。加上西班牙大規模進攻英格蘭,而且征討法國的新教國王納瓦拉的 亨利(Henry of Navarre)失利,拖垮國內經濟,菲利浦二世因此惡性循環 地提高賦稅來因應多方戰事。西班牙歷史學家J. H.艾略特(J. H. Eliott) 的研究顯示,高稅收與通貨膨脹使得西班牙人的生活日益惡化,滋生越 來越多不滿。比如說,菲利浦一五九五年的花費高達一千二百萬達克特 幣(ducats) ,他的現金收入有25%是金條,但其餘皆由舉債與課稅得來。 再加上從一五九六至一六○○年間,西班牙境內發生了嚴重的瘟疫,死 亡人數與年成長人數相互抵消,而且通膨使得工資增加30% 、玉米價格 (西班牙主食)上漲了 250% 、商品價格一口氣漲了四倍,此外,西班 牙還有高達上千萬達克特幣的債務要解決,而國家的固定年收入不到一 千萬(Eliott 101-104, 169-79, 284-85, 321-61) 。 歐陸戰爭所引起的動盪,造成了不同文化型態的流散與移民,許多 渴望安定的法、葡、西甚至是流散到各地的新教徒與猶太商人(marranos) 12 逃到無戰事的英格蘭與海 出走歐洲(Berek 128-62; Campos 599-616) , 外殖民地避難。他們把倫敦視為離歐洲最近的海外新城與避難天堂。伊 麗莎白在位最後二十年時,將敵人西班牙帝國視為模範,積極將英格蘭 打造成另一個日不落國,倫敦因此成為舊世界中的新首都。儘管亨利八 世只留給伊麗莎白早期探索的不毛之地如紐芬蘭(Newfoundland) ,一五 五一年只能在遠在俄羅斯重要港口阿爾漢格爾斯克(Arkhangelsk)設立 瑪斯科維貿易公司(Muscovy Company) ,與俄羅斯以及波斯地區進行貿 13 易活動(Brigden 274) , 伊麗莎白並不畫地自限,反而趁法國、西班牙 11. 布里格頓將英格蘭之勝利稱作 「上帝的審判」(“God’s Judgements”) ,頁248 。 12. “Marrano”是一羣被迫皈依天主教的葡萄牙猶太人,從西班牙逃到葡萄牙後再遷 徙到英格蘭,他們表面上信奉天主教,但仍信奉猶太教。這些猶太人也是成功的 經濟移民。 13. 最早的歷史文獻為 Armand Jacques Gerson, Earnest Vancourt Vaughn, and Neva 164 □ 李祁芳 自顧不暇之際,徹底甩掉宗教包袱,積極在鄂圖曼土耳其與威尼斯地區 (the Levant Company 1581 ,前身為「東方公司」[Cathay 成立「東昇公司」 Company] 1576) ,相繼成立的還有在非洲的摩洛哥巴巴里公司(Barbary Company ,又稱摩洛哥公司[Morocco Company] 1585) ,在北非地區發展 獨佔的砂糖貿易,以及與印度和印尼來往的「東印度公司」(East India Company 1600)(Sherman 21) 。女王的探索家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最顯 著的成就還包括經由環球航行而發現的南太平洋,進而去掠奪西班牙的 海外基地(Brigden 278-94) 。伊麗莎白後期的成就明顯與亨利八世時期有 所區別:突襲、偷襲、反制等大動作都證明英格蘭企圖建立一個直達遠 東貿易的決心。文藝復興時期劇作家、也是第二代荷蘭移民湯瑪斯 .德 克爾(Thomas Dekker 1572-1632)獻給伊麗莎白女王登基四十週年紀念的 宮廷劇《幸運老叟》(Old Fortunatus, 1599)分別用「東遊」與「西進」 的政治比喻來刻劃、回顧伊麗莎白女王的一生與彰顯英格蘭崛起的堅決 意志。劇中「東遊」指的是英格蘭與鄂圖曼土耳其的暗通款曲以對抗西 班牙,「西進」指的是歐洲諸國王子 (法、西、鄂)向西旅行到倫敦向 英格蘭公主求婚 。倫敦在劇中被建構為 「地方奇蹟」(3.1.252) ,讓世界 景仰,不僅歐洲王子前來朝聖,還將世界強權納入地方。旅遊因此構成 該劇最重要的政治隱喻,是英格蘭面對歐洲變與動 、世界與地方所展現 的決策與抱負。 肆 、世界與地方:英格蘭的新時代意志 十六世紀這一百年來,歐洲局勢的變化帶給英格蘭巨大的震撼,刺 激之下,英格蘭經歷了不同層次,如世界的、國家的,地方的、本土上 的改變。世界的改 「變」,造就了地方各層面的多元流「動」。「動」指 的是人口、經濟、資本、語言、文化、疾病的流動,其內涵有宗教移民、 經濟移民、猶太流散、宗教反動、政治撼動、資本流動、語言歸化、文 Ruth Deardorff, Studies in the History of English Commerce in the Tudor Period: The Organization and Early History of the Muscovy Company (New York: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912) 。 倫敦人看世界 □ 165 化變動、疾病傳播等議題。以上任何一種層面的流動表現,都具體呈現 了英格蘭主動與被動的開放性,即使位處邊陲,也不得不正視世界的巨 變。 面對世界,英格蘭從他者的變與動 ,看到自己在世界地圖中政治地 理的特殊性、策略地位與趁勢崛起之機會,也就是說,英格蘭的存在價 值 (如上述的中立與恐怖平衡政策、新教主義、邊陲策略)對於歐陸強 權來說,不管是剩餘、殘餘、或是多餘 ,在世界改變之際,她不起眼的 陰性力量(feminine power)確實挑戰了以歐洲勢力為中心結構的事實,突 顯了英格蘭位居邊陲、劣勢、次要的沉潛反彈空間。法國的宗教戰爭與 西班牙的衰退,乃造就英格蘭邁向新世界的切入點,對於這一點,具備 政治韌性的英格蘭有計畫性地開展屬於她的新時代意志。 世界概念的形成與版圖的重劃,刺激了英格蘭人對於自我形象 (self-image)與城市的反省與建構。十六世紀對世界的概念乃具象化於世 界創造上(world-making) ,那時最著名、最具影響力的世界地圖有法蘭 德斯人傑拉杜斯 .麥卡托(Gerardus Mercator 1512-1594)以投影法繪製而 成的《新世界地理圖》(Nova et Aucta Orbis Terrae Descriptio ad Usum Navigatium Emendate, 1569) 。該圖啟發亞伯拉罕 .鄂特里斯(Abraham Ortelius 1527-1598 同為法蘭德斯人)繪製有《世界劇場》(Theatrum Orbis Terrarum, 1570)之稱的世界地圖集 。這些地圖改變了英國人的菁英教 育,閱讀地圖乃成為英格蘭大學教育的一部分。雷斯莉康麥克(Lesley Cormack)指出,牛津、劍橋大學在一五八○年將地理課程學術制度化 (institutionalized study of geography) ,教授歐洲最先進的測量、製圖理論 與實踐,結合歷史、數學與自然哲學學科,以跨領域之思維厚植對世界 的認知,進而發展更具務實效益的地理研究,如數學地理(mathematical geography) 、航海術(circumnavigation) 、敘述地理(descriptive geography) 、 地方誌(chorography)等重點領域 ,這些未來的政治菁英藉由視圖、測量 與算術,來培養必備的世界觀以及邁向帝國的文化地理意識(Cormack 113) 。文藝復興時期歐洲航海家和探險家理察.黑克盧伊特(Richard Hackluyt 1552-1616 ,牛津人)的《英國主要的航海、航道、交通與地理 166 □ 李祁芳 發現》(The Principal Navigations, Voiages, Traffiques and Discoveries of the English Nation, 1589)就是部重量級的敘述地理 (共十六大冊),該書 以實證航行與專門知識所撰寫而成,記錄英格蘭在一五七○至八○年代 的海外拓展、英國與世界的海洋網絡。另一位精通地理的政治菁英是牛 津人坎特伯里大主教喬治.艾博特(George Abbot) ,他的《世界簡述》(A Brief Description of the World, 1599)是一本較通俗的著作,以文字敘述世 界地理,將英格蘭放在全球的大脈絡,從世界論述自己,誠實標示英格 蘭的地理文化座標。 在知識機械化生產的年代,隨著這些地圖與相關出版品的流傳與再 版,它們除了強化英格蘭繪製本國地圖的國家意識,更刺激了繪製地方 的地方藝術,兩者攜手突顯英國主體性,共同造就雙軌的倫敦人世界 觀。比如說,當英格蘭官方積極地生產了一系列測量精準的世界地圖、 14 知識分子也開始創建地方意識。劍橋學 打造伊麗莎白的國家圖像後, 者克里斯托弗 .薩克斯頓(Christopher Saxton 1540-1610)的《英格蘭和威 爾士的縣地圖集》(Atlas of the counties of England and Wales , 1580)是第 一本以圖詳載英國境內各郡地圖的地方誌。牛津學者威廉.卡姆登受到 鄂特里斯的啟迪,製作偉大著作《大不列顛志》。該作品是大不列顛與 愛爾蘭的地形和歷史考察,以地方誌詳細論述各郡的風景、地理、古物 15 與歷史,目的在「以古風恢復不列顛;以不列顛榮耀古風」(Camden 1) 。 前輩的著作鼓舞了另一位也是牛津出身的地方誌地理歷史學家約翰.諾 登(John Norden 1547-1625),他出版《不列顛的鏡子》(Speculum Britanniae, 1593) ,以平易近人的方式記錄英格蘭各郡的地方史與地形圖。還有一 位土地測量家叫做拉爾夫.阿嘎斯(Ralph Agas 1540-1621) ,他前所未有 地替英國重要城市如牛津、劍橋、倫敦等城市量身訂做了鉅細靡遺、鳥 瞰式的城鎮地圖,精準呈現市區的建物、地景、街道與地標,這些立體 14. Roy Strong, The Cult of Elizabeth: Elizabethan Portraiture and Pageantry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87); Art and Power: Renaissance Festival 1450-1650 (London: Boydell Press, 1999). 15. 卡姆登於一五八六年出版之《大不列顛志》(Britannia)乃以拉丁文寫成,在一六 一○年英譯本中之扉頁(“Author to the reader”)處特地說明其出版目的。 倫敦人看世界 □ 167 繪圖技術所製成的地圖分別出版於一五七八、一五九二與一五七○至一 六○五年間。阿嘎斯的地圖中所展現的文化樣貌對於另一位與眾不同的 地方誌史家、也是沒上過大學的愛國本土平 (貧)民史家約翰.史鐸影 響甚遠。 史鐸廣泛地涉獵前輩所蒐集的史料與地圖(Gadd and Gillespie 27-37) 。除了窮盡畢生精力與財產,以徒步的方式收集中世紀後期的英 國文學手稿(manuscripts) 、宗教與市政檔案 (ecclesiastical and civic records) 、名冊(rolls) 、契約(indentures) 、遺囑(wills) ,並彙整英史年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发表评论十二生肖买马开奖结果

上一篇:易学派试听流程标准v30        下一篇:南京自由学派托雅简介

最近更新
 

神童网资料| 香港釒钥必中单双王| 香港合公式一码中特表|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一| 红姐图库印刷图库| 管家婆最老牌一句玄机| 白小姐欲线料|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查询| 港京印刷图库每期上图| 香港马会内部一码彩经|